10月17日和22日,中超第二阶段第一轮鲁能和国安的双回合竞赛就要打响,这是第二阶段第一轮的焦点之战,两支豪门球队,只给一个四强名额,怎么看都是很严酷的事情。

在鲁能换帅之前,各界对这场竞赛还是十分期待的:从整体实力上来看,鲁能自然是不如国安,但相差也并不大,更重要的是,过往多个赛季鲁能对国安胜率极高:鲁能最近两次输给国安,一次是2016年5月29日,另一次是2019年12月1日,期间四十多个月的时间里,鲁能都没有输给过国安,即便是足协杯国安夺冠,也不过是两场平局之后鲁能因客场进球下风而无缘冠军。

由此鲁能一度取得了“国安克星”的称号,鲁能在技战术层面对国安的抑制,国安方面的媒体和球迷也都是供认的,否则也不至于在鲁能取得2020赛季中超第一阶段A组第三之后,有国安方面的媒体人士称“鲁能是自动选择了国安”。

不过,跟着鲁能教练的替换,国安方面的媒体和球迷也变得相对乐观,认为鲁能换帅对国安有利。

这儿面有两个问题需要解说:其一,鲁能并不是自动选择了国安,鲁能当然想取得A组第二,取得A组第二,对阵出售了中心外援的重庆当代,它不香吗?但苏宁打败了恒大,鲁能取得A组第二的机会便十分迷茫了,所以球迷也看到了,最终一轮鲁能自己也泄气了,被迫接受了对阵国安的命运。

当时李霄鹏却是说了一句“更喜爱和国安这样的球队打竞赛”,这其实也是被迫落位之后的随遇而安或者说自我鼓励,并且李霄鹏说的是“喜爱”,而不是“愿意”。至于当时有国安方面的媒体人士称“鲁能自动选择国安”,或许也是出于鼓励国安的考虑。

其二,其实国安并不单单是恐鲁,国安另一个克星是上海上港:在过去7场竞赛中(5场联赛,1场足协杯,1场超级杯),国安竟然悉数输给了上港,上港对国安的战绩,要比鲁能彪悍多了。

所以综合来看,国安的问题是战术套路的抑制问题:上港和鲁能的实力与国安相对挨近,但这两支球队对阵国安时都采纳防守反击的战术,防守质量能够遏止国安的进攻,进攻又都很有特色,国安防地防不胜防。相反,对阵在联赛中采纳攻守平衡打法的恒大,双方能够你来我往,国安的战绩好于对阵上港和鲁能。